1. 热点科技首页
  2. 人物志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算不算同人逼死官方系列。

翻拍并不是目的,这更像是一场追逐的游戏,或者说是一次寻宝探险。我们选择走出去,是希望真正看到这些地方,因为就算是壁纸再怎么漂亮,也不如你亲眼所见来得震撼。」

2019 年 9 月,YouTube 播主 Andrew Levitt 在 Reddit 论坛上发帖,称自己刚和两名好友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公路旅行,还成功翻拍了过去 5 年间,苹果桌面系统 macOS 所选用的默认壁纸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,这支小团队又前往美国的圣卡塔利娜岛,翻拍了 macOS Catalina 系统的壁纸,同样为整个过程录制了视频。

Levitt 在邮件中告诉爱范儿,他起初觉得视频会吸引到一些对苹果壁纸感兴趣的人,至于对「能不能火」这件事则抱有不确定性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 Andrew Levitt 发布的第一则翻拍视频

不过,截止到今天,记录这两次翻拍过程的视频已分别在 YouTube 上获得了 335 万和 215 万次的观看量,比 Levitt 过去上传过的所有作品都要高。

一周前,Levitt 和他的伙伴们还发布了最新一期的 Big Sur 壁纸翻拍视频,这次距离苹果发布 2020 年 macOS 系统,只隔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。

为什么他们会打起翻拍苹果壁纸的主意?

到山的那边去

苹果挑选壁纸的品味一直为不少人所津津乐道,但这和 macOS 系统的命名也有联系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 OS X 10.0-10.8 这几个版本,苹果都是以猫科动物来作为系统代号

早几年,macOS 系统(或者说 OS X)都是以各类猫科动物作为后缀名,比如 10.6 版的 Snow Leopard (雪豹) ,以及 10.7 版的 Lion(狮子),你都能找到一张近距离拍摄的猎豹、狮子壁纸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 苹果曾计划使用「海狮(Sea Lion)」作为 10.9 版的系统代号,但之后决定改用加州景点

从 2013 年的 10.9 版本开始,苹果抛弃了猫科动物,宣布选用美国加州各地的风景名胜,作为未来 10 年 macOS 新系统的代号,默认壁纸也调整为景点的实拍照,这才给包括 Levitt 在内的摄影师们提供了「翻拍」的机会。

另一方面,Levitt 他自己就住在加州圣何塞市,离苹果总部非常近,而几个壁纸的取景点也分布在不远处,只要设定好路线,就能一次性跑完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Levitt 分享的路线图以及各壁纸景点所在地

但这件事只靠 Levitt 一个人是很难完成的,定下方向后,Levitt 找到了他的摄影师朋友 Jacob Phillips 和 Taylor Gray,三人花了一周时间,就搞定了 2019 年前 5 个版本 macOS 壁纸的翻拍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 三人在优胜美地国家公园,照片由Taylor Gray 拍摄

听起来似乎是挺简单的一件事,但对他们来说,很多时候只是知道壁纸所处的大致区域而已,但具体方位,还有可供拍摄的角度往往都得自己寻找。

Levitt 在回复我们的邮件时也提到说:

「拍摄本身其实并不难,反而是找位置和拍摄点才是更耗时间的事。我们一般会先靠 Google Earth 的 3D 地图来缩小搜索范围,然后再前往目的地,对照着壁纸的地形图来寻找合适的拍摄角度。」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 莫哈韦沙漠壁纸的翻拍。图片来自:ANDREW LEVITT

具体实施起来仍存在很多阻碍。在拍摄 macOS Mojave 的沙漠壁纸时,Levitt 就和他的朋友来回徒步了三天,却始终找不到完全一模一样的沙山背景。

最后,他们只能赶在太阳下山前,捕捉到一张黄昏下阳光洒在沙山半边的景色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 几张以高山为背景的 macOS 壁纸都是秋冬季拍摄的,夏季则看不到山峰积雪。图片来自:ANDREW LEVITT

而其它照片的还原度也不是那么高,比如说 macOS El Capitan 和 High Sierras 这两张壁纸,由于 Levitt 翻拍时还是 7 月夏季,根本没有白雪皑皑的山峰,湖面四周的森林草地还是绿色的,而苹果团队显然是选了秋冬季来取景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Levitt 放出的对比图,左边为翻拍照,右边是苹果官方的壁纸。

虽然整个翻拍过程很艰辛,但第一趟公路之旅还算轻松,因为这几张苹果壁纸的取景地都是在优美胜地、死亡谷等国家公园附近,像 High Sierras、El Capitan 的取景点,只需要花小半天时间,就能完成翻拍,角度也不算特别刁钻。

真正难拍的,其实是之后的 Catalina,以及 2020 年最新的 Big Sur 壁纸,不管是取景地还是拍摄角度,都和之前有了显著的差别。

上天,还是下海?

先来说说 Catalina,看到这张壁纸,你觉得苹果是怎么拍出来的呢?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事实上,这张壁纸的取景点是在加州近海的圣卡塔利娜岛西北角,在 Levitt 第一眼看到 macOS 宣传片时,他猜测苹果团队应该是坐直升机完成拍摄的。

毕竟这种全景式、俯瞰的「上帝视角」照片,也只有飞到高空才能实现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 在 Google Earth 上找到了Catalina 壁纸的所在地。图片来自:ANDREW LEVITT

「一开始我们也考虑去租个直升机,但发现的价格很贵,之后还考虑过租一条船,但在 10 月份,卡塔利娜岛附近找不到的地方,加上我们想让旅途变得好玩点,就决定徒步了。」

最终,Levitt 和他的朋友采用了无人机拍摄的方案。他们先乘船上岛,然后徒步扎营 24 公里到达岛的最西端,再操控无人机飞到远处来拍摄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但这也是一次赌博,因为在真正拍摄前,Levitt 自己并不确定无人机能否抗得住大海的强风,或者说飞得足够高足够远,来达成拍摄所要的角度。

「最开始我们打算用大疆 Inspire 2,但它实在是太重了,我们三人还得背大量的水和其它器材上岛,后来我们就换成 Mavic 2 Pro。」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Levitt 说,这张翻拍照是他目前最满意的一张

经过一系列努力,翻拍工作还是顺利进行下来了,而且从成果来看,Catalina 这张翻拍照也达到了极高的还原度,不仅角度足够契合,也捕捉到了紫色的黄昏色调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 Levitt 带了两台无人机完成拍摄和记录的工作。图片来自:ANDREW LEVITT

在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后,到了今年,Levitt 和他的朋友索性在苹果召开 WWDC 前就做好外出准备,以便在新 macOS 系统发布后就直接启程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不过他们没料到的是,这次的 Big Sur 居然又是一张高空俯拍的壁纸,加上海岸线附近有禁飞令,意味着无法使用无人机。

所以这次,Levitt 他们只能依赖直升机了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 翻拍 Big Sur 壁纸用到的直升机。图片来自:ANDREW LEVITT

非常巧合的是,他们联系到的直升机飞行员,正好就是之前载过苹果官方摄影团队的那一位,这也为寻找合适的拍摄点省下了不少时间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 为了监控雾天变化,Levitt 在拍摄点附近安放了一个网络摄像头

但天气的问题依旧是不确定的,在前往大苏尔海岸线踩点时,Levitt 团队就正好遇到了大雾天,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,他们只能耐心等待雾散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 苹果的 Big Sur 壁纸依旧是冬季拍摄的,可以最大程度避免海岸线附近的雾气干扰。图片来自:ANDREW LEVITT

三天后,拍摄地的雾气散去了一些,他们的飞行员友情提示说最好抓住机会,之后 Levitt 数人才趁小雾天乘坐直升机,到达 Big Sur 海岸线上空,在相机的快门声中完成本次的翻拍旅程。

他们在视频结尾也感叹说:

「我们一直都对苹果的壁纸选择抱有很多猜测,但没想到的是,最后我们得坐上直升机,来到加州海岸上空近 4000 英尺高的地方,才能完成这次的拍摄。」

当然,实拍出来的照片,也确实不亚于官方壁纸的美感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而在我看来,另一个更重要的细节是,Levitt 团队翻拍的照片往往都展现了取景地最真实的一面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Levitt 分享的对比图,左边为翻拍照,右边是苹果官方的壁纸。可以从海浪、云彩看出差异

这里以 Big Sur 和 Catalina 的翻拍图为例,你可以在照片中看到白色的海浪和水波纹,以及远处云雾缭绕的朦胧感。

但在官方壁纸中,这些「非必要」细节都被抹去了,而且云彩的色泽、光影还有远近景的锐度,也都非常的清晰。

换句话说,这些壁纸太过完美,反而不像是真的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很多人也都认为,苹果 macOS 官方壁纸肯定不是「拍完简单后期 PS 一下就拿来用」,而是经过多轮加工、修饰甚至是局部合成的。

但考虑到桌面壁纸也得讲究实用性,去照顾图标、文字等其它视觉元素,这似乎是挺正常的操作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 从 Mojave 起,macOS 开始支持动态壁纸功能

「他们肯定有进行过数字化处理,而且现在还支持动态变化效果。」Levitt 说道,但他自己会更倾向于保留照片里的细节,毕竟这是特定时间点下才会有的风格。

很多你所熟知的官方壁纸,都是实拍的

给设备选壁纸其实是一件挺有门道的事情,尤其是找到和产品、品牌风格相互契合,能让用户发自内心觉得「有调性」的壁纸,更是难上加难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 历代 iOS 系统的默认壁纸。图片来自:iPhone Wallpaper

过往多年,除了借助 CGI 手段设计和制作壁纸,厂商们对于实拍图其实也情有独钟,很多我们所熟悉的图片,也都是用相机捕捉到的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 图片来自:Jancs Gergely

比如 Windows XP 蓝天草地壁纸,虽然这张图的后期渲染味很重,但它其实是摄影师 Charles O’Rear 于 1996 年在加州索诺玛县拍摄的,后来才被微软看中,并买下了图片版权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有趣的是,微软为买下这张图花费了近 10 万美元,反倒是另一张名为「秋天」的 Windows XP 壁纸,由于摄影师 Peter Burian 把它当成了免版税图片处理,最后只获得了 45 美元的回报,只能感叹时运不济。

来看看另一张经典壁纸:Windows 10 自带的「田牌」logo 壁纸,这种几何图案,难道不是用软件做出来的?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▲ 微软曾拍摄了一部记录 Windows 10 壁纸实拍过程的视频

非也,它确确实实是用相机拍下来的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在微软发布的幕后视频中你会看到,设计团队让光线透过了一块「田牌」Logo 的玻璃板,并配合激光、烟雾机、滤光片和水晶粉尘,最后才达成了这种光线穿过微软 Logo,并散射开来的效果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苹果为 Apple TV 制作了大量的屏保图,全部都是实拍片段

说回到苹果这边,除了 macOS 的实拍风景图外,如果你用过 Apple TV,也应该会对系统自带的动态屏保有所印象。这些极具视觉冲击力的壁纸,同样是苹果从世界各地取材回来的。

另外还有一些苹果官方壁纸,则更像是场创意的比拼。

翻拍一张苹果壁纸,到底有多难?

爱范儿之前就报道过 Apple Watch 的壁纸制作流程,你在表盘上看到的火焰、水蒸气等几张动态壁纸,还有像花、水母、蝴蝶等,均是摄影师搭建专门的布景录制的,甚至很多材料都需要重头制作,来保证效果。

而苹果的摄影师为了获得一张完美的照片,也会动用到包括延时摄影、慢动作在内的手法,可能背后还会有上千张我们看不到的、被舍弃的「废片」。

由此来看,苹果官方在拍摄 macOS 壁纸时,碰到的挑战肯定也不会少。

而 Levitt 团队的翻拍之旅,其实也已经向我们展现了这背后的不易中的一部分,更堪称是一次高规格的「圣地巡礼」。

「只要苹果的壁纸场景还选在地球,我们就会继续把视频做下去。」Levitt 开玩笑说。

发布者:姑苏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thedian.com/55939.s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